军师忌酒

神说,我们理应相爱【二】

风神居x创世之子北

接上,今天没有正经剧情发展,是沙雕日常。

白宇一直以为,神,即使不是赋予他生命的创世者,也该是如他所想象中的无所不能。

可惜有些神,大抵观赏价值远高于实用价值。

他这么想着,一边摘下枝头鲜艳的红果,把已经成熟的拢在蓝色的布料里,一边忍不住叹了口气。

而这位他从降世之初所见的,让他一眼惊艳的神明此时正坐在树下,把玩着掌心里一片模样不甚好看的叶子,自顾自走神。纤软的树枝连同白宇的衣摆,都因为他柔软扑闪的睫毛而微微晃动起来。

不太万能的神自称是风,却甘愿驻足在他身侧,不再向往远方。这缕看得见摸得着的,有自己名字的风教会了白宇喜怒哀乐,教会了白宇说话写字,偶尔也会伴着月色教他唱歌,却唯独对生存一窍不通,非但帮不上白宇什么忙,还经常控制不住身畔的气流,然后一不小心就吹熄了白宇费了老大功夫才点燃的火堆,这个时候,他又会因为被白宇抱怨而露出内疚又可怜的神情。

真是个可爱的神。

白宇此时尚且不具备太多称赞朱一龙的词汇量,只暗自奇怪莫名加速的心跳。

笨拙又温柔的神不知道白宇的小心思,他起身无比熟稔的向他的信徒展开双臂,轻而易举接住了从高处一跃而下的少年,然后习惯性摸了摸他柔软又蓬松的发。

“小白,我们今天吃什么?”

仍然是让人无法拒绝的亲昵呢。

白宇第一次学会了苦恼又甜蜜的叹息。

神说,我们理应相爱 【一】

au,前篇是设定。

朱白,前后有意义,风神龙x创世之子宇


当白宇第一次睁眼的时候,这个世界开始了运转。

少年是从荒野里醒来的。彼时天空上染着所有璀璨的色彩,太阳和月亮在他头顶交相辉映,然后开始缓慢的运行,夕阳红色的余光落在他身上,给予这具赤裸修长的身体以热度,暖意从四肢蔓延上来,他困惑又新奇的尝试去调动他新生的躯壳,可还没能适应这些,他并未能躲过那些洒在眉宇间的星光。他生而有名姓,亦年轻又漂亮,但不知自己因何而来,又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他像是被这个世界所注视着,四周却安静如死寂。

该说些什么。

他茫然微张开干涸又未及皲裂的唇,喉中却像梗着浓重的腥味,简直要一路呛进肺腑,可惜他连咳嗽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不甘又困惑的蹙紧眉头,仍然仰面朝天躺在枯草里,赤裸又安静。肆意生长又死亡的残叶割伤了他过于纤弱的表皮,贪婪浅啜着那一抹鲜活的香气。

旷野上忽然由远及近的传来一点声响,他竭力蜷指,在花瓣即将绽放的弧度上,拢住半空里一句他未曾听闻的呓语。

起风了。

未等他认真思考清楚这件事,他身前降下一片形状好看的阴影。俊美的神祇伴随着一缕拂动他发梢的气息而来,俯身向他伸手,于是白宇也就竭尽所能的学着他动作直至指尖交触,神的力度温柔又小心,像是赋予了他更多的生气,他从地面上起身,站在神的对面。

神明毫不掩饰的望着他初生的少年,视线惊叹而炽热,白宇在那样直白的目光下第一次产生了某种被称之为羞涩的情绪,他向神嘴角上扬,干净的像他汲取的阳光,他尚且只有一点本能,却天生就学会了如何友好。

他听见神的声音再度打破他所畏惧的死寂。

“你好,我是风。”

神说,我们理应相爱

朱白,前后有意义,只写了一点所以它只是个存梗。

风神龙哥x创世之子小白

万神宠溺着他们独一无二的造物。他不完美,却美胜天地万物,为了贪婪的珍藏他,为了无私的保护他,他们为他创造了一个看似动态却永远不变的世界,只有他一个人的世界。

新生的风看着他从旷野醒来,沦陷在了少年明净的眼眸里,他为他降临这里,教会他他还不明白的另一种永恒。

人类把神明拉入凡间,却把凡间变成新的天堂。

他们理所当然的亲吻和拥抱。

神说,我们理应相爱。

这么正经的东西肯定不是我写的,就是个平日里洒脱随性的风神笨拙又温柔的疼爱纯粹干净皮的上天(?)小天使的故事,偏意识流有暗喻,应该会写。

龙宇 此情可待

写在前面
重度ooc,rps预警,没深扒过两个人,个人理解,白宇视角,老梗,勿上升正主,话都写明白了,ky的头都给你打掉。

白宇觉得他今天有点水逆。

先是拍戏时意外扭伤了脚腕,几乎立马肿了老高,疼的去了他半条命,可无论如何拍摄进度也不能耽误,他只能一瘸一拐的坚持了一下午,好在晚上没有夜戏,熬到六点收工匆匆忙忙吃过晚饭,原本是想去药店买一瓶跌打药水,奈何天公不作美,立马打了个响雷,不由分说就是一场大雨,白宇在风里几乎拿不住伞,被打湿了半边身子理智选择打道回府,结果刚进酒店换了身干净衣服,雨却停了,气的他直磨后槽牙,还没和自己的懒惰小人打上一架,手机屏幕突然亮起,微信消息是他打心底想见的龙哥,可说的话险些叫他扔了手机,白宇神情复杂的盯着消息框良久,下意识微微叹了口气

–小白,在吗?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我有喜欢的人了。

......。

白宇在第一时间,除了该有的八卦心里外,莫名生出了一点难以言喻的不爽,他往酒店大床上没形象的一瘫,把这点嫉妒归结为自己的嫁女儿情节,然后打了句无比中肯的回复。

–哟,恭喜龙哥。

虽然看起来着实敷衍,白宇只安慰自己他龙哥现在美人在怀,哪里有功夫想这些,事实上朱一龙似乎也真的没察觉到他态度不佳,自顾自往下说。

–我还没跟他表白,我不知道怎么跟他说

合着是把他当成情感顾问了,白宇没好气对着手机翻了个白眼,可仍然按捺不住好奇,切屏在微博输了朱一龙的名字,飞快翻阅着他龙哥最近的绯闻,只是几个名字没一个看起来靠谱,叫他一时有些茫然,只能公事公办的回复过去。

–龙哥,这种事情你得主动啊,我就不信还有人能抵挡的了你的魅力,我给予你精神上的支持,龙哥冲呀!

这话说的的确发自内心,他龙哥要颜值有颜值,要身材有身材,人又温柔体贴,实在是个三好男人,想嫁他的姑娘怕能从这儿排到美国,那人何德何能得了他龙哥喜欢,还敢摆着架子让他在这儿犹豫不决呢?

小窗突然陷入片刻沉默,白宇翻来覆去摧残着记录,没由来的一阵气闷,却又只能感谢他两关系之铁,朱一龙到底没瞒着他就脱单撒粮,可这种事,他其实一点都不想知道。不过白宇还没来得及深入分析自己的异常反应,新消息又到了。

–小白,我现在在他家门口了,我准备当面告诉他。

白宇也不知道这种事到底有什么好给自己直播的,他呆愣的看了看那行字,只觉得扭伤的脚踝疼的愈发厉害,甚至不由得浮起一个阴暗的想法,今天才下过一场雨,入夜把为数不多的那点温度也带的干净,他龙哥可怜的徘徊在心上人门外,像个傻逼似的,也不知道他冷不冷。奈何这样想也只是叫他心头里难以言喻的那股酸涩空洞更甚,并没有半点缓解。

挖苦归挖苦,等到真正要回复的时候,白宇还是认真的祝福了他龙哥能成功,随即几乎立马锁了屏,伸手掩面深深搓了搓脸,才把自己从危险的想法里拉回来,他百无聊赖的戳开笔记本,坐直身子准备投入游戏,缓解一下糟糕又杂乱的心情。

不过人倒霉起来,坏事总不会限于这一件两件。

白宇还没来得及带上耳机,熟悉歌词就悠悠入耳,“我在原地,等一个消息”听起来简直有些讽刺,他的耐心几乎被消磨殆尽,忍不住暗骂一声,然后不得不放任角色直接死亡,伸手按下接听。

“小白?”

白宇此刻终于产生了一股想要隔着手机活活捏死朱一龙的暴虐,碍于武力值差距只好将之徒劳的压在心底,他头一次觉得这人温润嗓音听来简直有些可恨,又忍不住带着几分不能发泄的委屈,最后只能深呼口气强行将这些有的没的全部抛之脑后,这才慢悠悠对着听筒应下。

“喂,龙哥,是我,有事吗?”

对方听起来突然有些踌躇,可这次没等白宇犯浑,接下来说的话就一字一字的把他生生砸晕了过去,声线还是那个熟悉的声线,对面的人却像是被换了魂,白宇不知道应该先怀疑自己的耳朵还是脑子。

“我,我还是不敢敲门,那个,外面有点冷,你能不能先开门让我进来。”

白宇并没有回答,只是安安静静放下手机,重新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下一秒就像疯了一样,直直赤脚冲下去打开房门,一时之间都没想起来自己的脚还疼的要命,门外那张熟悉的脸在入目前,倏忽变得有些模糊不清,白宇还没来得及调整表情,他尚未从落地成盒的悲伤中恢复过来,此刻正急需一份自己之前从未敢肖想过的慰藉,好来治愈此刻被放大到让他眼眶发红的心悸。

而朱一龙从来不会让白宇失望。

他的笑一如夏天般明媚干净,如盛星子的眼眸倒映着他此刻唯一想见到的那个人,在瞬间驱散了今天所有的不快。

“小白,我喜欢你。”

写在后面,白宇不卑微,他只是没想过朱一龙喜欢的是他而已。

巍澜

好的真人向坑我要填,这两人快要腻歪死了,为了过审,这剧情改的也是够神奇了。

大家都在吹沈老师,是不是就我想把开屏的赵处按在地上不可描述。

记一场不愉快的梦境。

他远远的就看见了我,笑着向我挥了挥手,却不显得很欢喜,冬天的风在他的眼角留下一滴凉凉的泪,他穿过人群向我快步跑来,看起来有些吃力,一团一团的热气在他脸前聚集,又散开,大人们都在窃窃私语,不知是在议论什么,嘈杂的声音被风裹挟着,听不真切,我呆呆站在原地,有些仓惶不安,又舍不得转身走开,他终于到了我身前,却不像那些可爱的孩子一样,会扑到大人怀里,亲昵的撒娇,他只是呼哧呼哧喘着气,然后把他柔软的,还有余温的手放在我手心里,然后仰起脸来细细的端详我,可惜我的脸被冻的僵硬,看起来一定活像个忘记吃肉的丧尸,惨淡,木讷且无比狰狞,他没有被吓到,而是困惑又悲伤的眨了眨眼睛,随着他的睫毛扑闪,从他的眼睛里掉下来一滴眼泪,他问我。

“你为什么死掉了呢?”

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像是个被当场抓获的谋杀者,一个盗窃未成的贼,面对受害者的指责,嚅嗫着说不出话,我感觉我身体里一个没有人注意到的脓包被突然翻出来,毫不留情的戳破了,脓液和血在胸膛和胃腔里翻滚,然而没有从嘴里溢出来,我无法回答他残忍的问题,又不能原谅他恶毒的童言无忌,只能勉强的扯出笑来,和我曾经见过的那些大人一样指责他。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呀?”

我的话对他而言,仿佛是一把沾着秽物的匕首,他小小的身子开始极其痛苦的战栗起来,渐渐松开了我的手,他像是难以置信的看了看我,然后把脸埋进掌心,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哭叫。

“你怎么能把我杀掉呀!”

我的惶恐到达了极致,先是四处张望着人群,好在他们仍然自顾自说着话,并没有注意到这样可怕的骚乱,我的不安稍微被减轻了一些,只是还因为恐惧,腿肚发抖,于是不由的瞄向了他的衣领,那下面隐藏着脆弱的一点鲜活,我只想扼住他的声音,却不敢在大庭广众下行凶,他的声音渐渐弱下来,却一直重复着那句话,像锉刀一样反复磨砺着我的皮肉,阴沉的天终于落下一场大雪,路上顷刻间变得空空荡荡,人们都从凛冽的风雪里逃走了,而他,像是哭干了所有的力气,侧着身子轻轻的倒在了根本不能淹没他的雪里,只发出了一点极其微弱的声响,原本红润的,挂着笑容的脸变的像我一样惨淡。

我终于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杀人犯,转身踉踉跄跄的逃了。

磊昊 存梗

汇报一下,车开了一半了,这两天差不多能完


末日丧尸paro

阳光跑酷少年磊x沉稳技术宅昊。

第一次见面的怀疑和暗自比较很快就在第一次战斗中变成了无条件信任,他们在最恐怖的噩梦里相依为命,如同对方的整个希望。

双方负伤,理智崩塌,懵懂情愫翻涌,灵肉交融。

“别怕,我还活着。”

磊昊双A 存梗

我,我是昨儿翻剪辑又一个脑洞,还是车梗。

吴磊觉得自己没理由会喜欢一个Alpha,但他喜欢刘昊然的味道,无法克制几乎出自于本能的贪婪。他想更多的摄取他的味道,那种特有的雨后清爽的少年气息,开始在鼻腔馥郁,唇齿间放肆流窜着让人无法忽略的攻击性,在慵懒的情欲哄衬下,显出一种近乎魅惑的致命感,像床头用来遮盖成熟Alpha信息素的午夜巴黎,或许那原本是被隐藏在深处的余味。

他看着他微眯着的眼眸带着犬科的狡黠,用舌尖轻舐过那颗凸出的虎牙,像在描摹某种难以言喻的味觉,纤长身段微微蜷曲,在掠食者眼中勾勒出漂亮的弧度,无辜又美好,他拉长了尾音,借着不够清醒的神智肆意诱惑刚刚分化的少年,把埋藏在血肉中的兽性全部唤醒。

“抱我。”

日天只是迷迷糊糊想要个抱抱,一向因为自己是Alpha毫无戒备,结果得到了惨重教训。

合理性大概是,在我个人理解,Alpha和Omega身体结构相同,只是比如生殖腔啊之类的部位已经退化,用进废退嘛,所以被x成Omega式Alpha也是没有问题的?

磊昊存梗


我,我其实就补了个高能少年团。

码个车梗。

裸睡不是个好习惯,刘昊然想,被平日眼里的乖孩子压在身下双商全部阵亡,刘昊然这个时候居然还在告诫自己不能在弟弟面前说脏话,他满眼含泪的仰起头呜咽一声,勉强从喉管里扯出一句成型的话。

“给哥哥留条命行吗?”

泪腺失控综合症(三) 修改版

上次那篇写的真的是惨不忍睹...修改一下重发。

设定如题,接上。

距离上次放Pietro和Wanda鸽子已经过了整整一周时间,Clint的泪腺失控综合症终于有了好转,也许是整天窝在布鲁克林的小公寓里无所事事在很大程度上让他和他的眼泪都放松了下来,Clint像只流浪猫那样打开双臂,伸展了酸痛打结的肌肉,然后又重新瘫回沙发里,下午的阳光正好,晒得公寓里有一种他所熟悉的“家”的气味,也许那只是混合着两份热披萨,狗粮和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味道,却让他感到莫名的安逸。

但麻烦永远不会绕开复仇者。

出于职业习惯,Clint在听到骚乱的第一时间就条件反射性的从沙发上跳起来,然后探手去摸他闲置了那么几天的弓箭,充斥在助听器里的爆炸和哭喊,让他在仓促之际连制服都忘了换,但仍然只赶上了战斗的收尾部分。但这不影响他仍然乐意帮大家一点小忙,在熟练的搭弓射箭,放翻了最后一个敌人后,Clint才注意到了他的队友们,这有点反常,毕竟复仇者中最平淡无奇的一个不在他们里面。也许是他太专注了,他想。Clint收起那把惯用的复合弓,然后试图和往常一样跟其他复仇者们打个招呼,但没人开口,Clint只能任由自己的笑容在脸上逐渐僵硬怪异,也许是因为他乱七八糟的头发和松松垮垮的常服看起来傻极了,但这不足以解释现在的情况——一整个复仇者联盟都安静的站在原地看着他,他们甚至像是在摆一个严肃的造型。

这是Clint第一次站在复仇者之外,观察这支队伍,每个人看起来都很棒,包括新加入的成员,即使里面没有鹰眼——这个认知让Clint沉默了好一会儿,他不得不承认,没有他,他们一样做的很好,虽然他曾经无数次与他们并肩战斗,但Clint Barton和他们不一样,他只是个普通人,所以他存在着那些不可避免的弱点,他会老去,死亡,比他们任何一个都早,这就是他的归宿。

局面僵持了一会儿,Tony终于打开了头盔,终止掉Clint乱七八糟的想法,像一个小心翼翼的罪犯那样问候他,声音显得有些疲惫。Clint像是不能理解他的话,局促的用手指不停摩挲着他的弓,似乎在试图减轻某种泛滥的情绪,然后眨了眨眼睛。

“我很抱歉,Clint,我们没有忘记你,但是...我没想到你还愿意和我们一起...”

Clint终于发现自己的紫色T恤领口已经被眼泪打湿了,这看上去简直太过丢脸,但他这次没有落荒而逃,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像被锉刀反复磨砺过那样嘶哑。

“I'm a Aven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