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师忌酒

存梗 小庞八

发现有人看瞬间打了鸡血,现代写完就写这个,先码一下以免忘了。

庞统初遇八贤王赵元俨时,见到的是一方棺椁。少年无端对这个去时万人俯首相迎的王爷生出了兴趣,在毫无意义的追寻之后,他开始在其中沦陷,满腔憧憬在梦里化作爱意,以致恍惚不记那人已是阴阳相隔。

想写艳鬼入梦来着bu,灵感来源于陈奕迅的1874。

码梗 小庞八现代衍生

没错我又入新坑了。明叔这种妖孽老狐狸简直不要太好吃,小庞八毕竟算正经向我还是写不出的,顺便说一下...八贤王其实不是赵德芳,赵德芳23岁就死了根本不在仁宗时代,应该是赵元俨才对...我要写的话肯定也是按赵元俨写的,这个王爷设定简直不要太好,被三个皇帝宠了一辈子【等等。仿佛跑题...大概就是因为小庞八拉郎了中华叔迅雷急先锋里的陆剑锋和明叔黑洞里的聂明宇,甜的ooc单纯开车发糖,没有三观最后he了的故事。

好吧就想知道有人想看吗...

计划总结

自暴自弃周期又开始了好烦...

泪腺失控综合症下来其实想写正式一点的长篇,但是考虑到懒癌,还是写之前存的all鹰翅膀AU,肥啾相关脑洞太多了,还想写中世纪AU...

残联那边半脱粉状态,没人陪着萌完全没动力,对紫胤的喜欢差不多消磨殆尽了。

镇魂巍澜不敢下笔,对我太重要的一对儿,估计只会开车,但是有一个剧情向脑洞,看情况吧...

虽然开封奇谈唤醒了我对猫鼠这对儿的热情,但我太偏白玉堂然后鼠猫又吃不下估计一段时间后也是惨淡收尾,可能会按开封奇谈设定写一个白家兄弟脑洞。

云亮的话还有几个脑洞不过不一定会写,虽然是我初心但是感情也快被自己消磨殆尽了,三国其他cp也是一样。

再吃的就乐正龙牙x言和?有一个和云亮同宇宙设定的脑洞...不一定会写。

以上,个人计划。

泪腺失控综合症(二)

设定如题

Clint遇到了一点小麻烦。

如果这能快点好起来的话,也许就真的只是个小麻烦而已,大概最多就是给Pietro一个新的笑柄而已——简直糟糕透了。

Clint定定看着并肩站在他身前的兄妹两,几乎要用上跟Pietro抢小甜饼的劲才能把到口的脏话憋回去,以致于把自己涨的满脸通红。天知道他昨天悉心准备了很久给这两个新成员的入伙测试,但是现在全被毁了。

他仍然按计划努力收敛着脸上多余的表情,让自己看起来像个严厉的考官,这在神盾局的考核中总是很有效,虽然Clint的确是个很容易让人产生亲切感的男人,但当他摆出这幅神情时,很容易带来某种威慑感,只是绝对不包括现在这种状态。

他清楚的看着眼前的红银两色纠缠成被水浸泡肿胀的色块,然后渐渐胡乱的混合在一起,模糊不清,他甚至没来得及看清两个年轻人脸上的表情,这至少让他躲过了Pietro的嘲讽,而Clint一点儿也不想知道现在Wanda是怎么看他的。

也许他不应该再给别人添麻烦了,这本来就是他该完成的事,他比任何人都要期待康复的Pietro带着Wanda一起加入这支了不起的队伍,那对于他来说意义非凡,从Pietro再次睁开眼睛,甚至于在索科维亚,他就在等待这一天,他相信他们和他有一样的心情。

但不是现在。

Just run away,Clint.

“我想我的眼睛出了点问题,你们可以去找Natasha。”

弓箭手以惊人的速度转身丢下不知作何反应的两个超能力者,离开了现场,低声咒骂着,用粗糙皮质指套几乎粗暴的抹去了那些仍然带有热度的泪水,直至隐有皱纹的眼尾刺痛起来。

似乎是被眼泪抽空了气力,Clint疲惫不堪的倾身把脸埋进掌心。

“起码Pietro终于学会说抱歉了?”

他轻呼了口气,把自己从沮丧中拉出来。

泪腺失控综合症(一)

设定如题,ooc有
鹰眼个人向

Clint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的眼泪似乎有些失控,即使他并没有悲伤和痛苦的感觉,自己仍然会不分场合泪流满面,Clint花了一点时间向伙伴隐瞒这一点,然后试图找出缘由。

Clint不知道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第一个发现不对的是Steve。那时候他们刚刚结束一次混乱又糟糕的任务,精疲力竭的复仇者们几乎全无形象的瘫倒在复仇者大厦宽敞的惊人的大厅里,难得的沉默无言,作为唯一的普通人,Clint几乎以为自己已经散架了,他身上到处都是凝结了灰尘的血,分不清是敌人的还是自己的,有些伤口仍隐隐作痛,他却完全没有心思去做任何处理,比习以为常的身体状况更糟糕的是精神上几乎要将人摧垮的疲惫,Clint从来没有这么累过,他的大脑在钝痛中呻吟抗议着,拒绝回馈给他任何一点关于战斗的信息,他完全不记得自己做了些什么,毫无疑问这加剧了他的焦躁,但Clint只是躺在那儿,一言不发,特工的习惯让他无论什么时候都很好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一切都很正常,直到刚刚换下制服的Steve突然转过头看着他,Clint只是抬头撞上他的视线,那双漂亮的蓝眼睛里写满了诧异,不安以及更多他看不懂的情绪,他觉得自己快要溺死在这种不明所以的怜悯之中,他听见Steve沙哑又低沉的声音。

“Clint,我很抱歉。”

这简直莫名其妙!他几乎要从他的位置上一跃而起,但他仍然只是一言不发的躺在那儿。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你哭...。”

Clint想,他一定是疯了。他已经多久没有眼泪了,久的他自己都已经不记得上一次真正哭是什么时候,更何况现在根本没有值得他哭的事情,所以他只是嘲讽的咧开嘴角,然后礼节性的抹了一把脸。

............

Clint发誓,他根本没有哭,但是他没法解释为什么自己的指套被濡湿了,而现在,他终于注意到了Steve眼里泪流满面的自己。

WTF?!

他用了几秒钟反应这件事,然后几乎慌张的试图擦掉那些眼泪,但是他的泪腺似乎突然开始报复性的失控了,更多的水泽从他手指中溢出,他跌跌撞撞的冲进了自己的房间,直至他坐在床边开始解决自己没完没了的眼泪时才想起来,他忘了跟Steve道谢。

他想他一定是病了,但无论如何,他不想让更多人知道这件事。

苍歌 脑洞

苍歌
燕玖x杨珏

无名小卒x钦差大臣

被派往前线督战的钦差大臣杨珏因为受到了小守卫燕玖的照顾而对他稍有好感,对这个小卒格外照顾,向来平平无奇的燕玖却因此被同僚排挤,相处日久,一次意外中,燕玖发现为人正直清高又非不近人情的杨珏有一个弱点,非常怕疼。

一次庆功宴上,总被大家嘲弄,心有怨怼的燕玖喝的大醉,向所有人说出了杨珏怕疼一事,并扬言书生无用,被俘必定卖国求荣,事情传入杨珏耳中,杨珏并未发怒,只如燕玖之前所愿,将他调入作战队伍中,燕玖心有愧疚,发现自己对杨珏心动已久,想同他和解,杨珏却处处避之不见。

入冬,敌寇集结进攻,誓要击破此地防线,杨珏亲自上阵布下奇兵,欲以少制多,等待朝中援兵,却被敌军发现所在之处,为保全局,孤军被俘,待燕玖攻入营地解救,杨珏已是重伤濒死,只对他说自己未曾叛国。

多年后,朝廷召回戍边将士册封,为首的大将军一袭玄甲着身,久经沙场波澜不惊,只是打马过那酒楼前,听闻说书人高喝一句杨氏英烈,蓦然泪湿眼眶,哽咽难语。

脑洞 演员向 无关真人

啃啃剧粮想写演员向了,被看着大大咧咧其实心细照顾人的健气受关照融入集体后的少女攻怀着满腔爱意掰弯心上人。

EB 雪将至

#EBrandt

#OOC

#高甜

#其实是自戏改的


下雪了。


这算是连续七天高强度的工作后,一个令人心情愉悦的惊喜,此刻正和五分钟前部长那句,好好休息,享受你的假期,Brandt。一起融汇成充满了除了任务以外,此刻所能出现在William大脑中最甜美的思维。


换上黑色风衣,拉起衣领。踏出办公楼的那刻,突如其来冰冷湿润的气息顺鼻腔涌进来,一时之间冲击着神经,让William感到有些眩晕。摇了摇头踏上雪地。也许在非工作状态下,偶尔放松一下对总是大脑高速运转中的首席参谋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被分类归纳的那些奇怪的思想开始在大脑里乱晃。他几乎是下意识就想到绕过几个街区后那栋属于Mr.Brandt,或者Mr.Hunt,随便谁的房子。他知道它的主人正待在他的床上,上次的任务结束不久,传奇特工正有点百无聊赖的消磨着这个季节里,小组的第一个假期,也许安分的待在一个地方不是他的性格,他能想象的到他眯着眼睛窝在沙发上乱按遥控器的样子,像一只餍足的丛林狼。也许他会摆弄他的新手机,从上面调出许许多多任务中结识的姑娘的电话号码,然后把它们删掉,单从这点上就能知道,Ethan Hunt其实是个喜新厌旧的男人,但狼是群居动物,他并没有大多数人想象中的那么喜欢孤独。或许他会试图在卧室里翻出恋人的收藏品,这无关信任,而更多出于好奇和迫切了解他的助手的需要,但他不会成功,然后他会低声咒骂几声,有些沮丧的去冰箱里取出两瓶啤酒,等待着另一个人回来,但他不会和别人分享这点冰的渗人的刺激性饮料。他通常会热好一杯牛奶,偶尔也会泡上一壶咖啡,他知道那个人需要什么,也明白他喜欢什么。


最后,当他听到门被拉开的声音,会上来给他一个拥抱,有时也会夹杂着落在脸颊和唇角上的亲吻。


“I'm back,Ethan.”William嗅到了空气中弥漫的咖啡香气。




残联组 二十字微小说

#头一次写残联,OOC算我

#并没有玩过游戏,有错误请指正

#二十字微小说然而字数都超了



Adventure(冒险)“就是逆天而行,也要护得紫胤一世长安” 
Angst(焦虑)在白发仙人清澈眼底映入的一片火海,如同在宣告恋人生命的终结 
Crackfic(片段)紫胤低头凝视着桌案上摊开的竹简中动人的情话,蹙眉片刻还是忍不住红了一张俊秀容颜,“胡闹。” 
Crime(背德)紫胤紧紧咬住下唇,漂亮的瞳孔中再无生机,看着俯身温柔吻了自己侧脸的太子长琴,终是绝望阖眼 
Crossover(混合同人)“听说紫胤真人以前是个姓花的公子,曾意外伤了双目” 
Death(死亡)欧阳少恭从未想过自己有如此狼狈的时候,他一身杏黄长衫依旧纤尘不染,只是怀中紧紧拥着的谪仙永世长眠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太子长琴与蓬莱公主一同葬身于焚寂火海 
Fantasy(幻想)“今日欧阳少恭与紫胤结为道侣,此生相伴勿离” 
Fetish(恋物癖)欧阳少恭费了好大力气,才勉强把自己从要不要找来各种各样的好剑做聘礼送给紫胤的想法中拉出来 
First Time(第一次)僵硬着被对方修长十指扣住,紫胤深呼吸,抿唇堪堪忍住不在对方似笑非笑的眼神中逃离 
Fluff(轻松) 无故人相伴,有孤坟作陪,一壶清酒,一把凤琴 
Future Fic(未来)整理了身上黑色军装,少恭侧头看身边在黄昏下侧脸坚毅的恋人,为自己能在这末世中护着对方深深庆幸 
Horror(惊栗)少恭推门看见煞气发作压着自家恋人的半身,着实吓了一跳 
Humor(幽默)“师尊,欧阳少恭又有新cp了,您真的不要站苏紫么”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欧阳少恭有时也会觉得将高高在上,不可触及的仙人囚禁起来是件残忍的事情,勾唇忽略这个无谓的想法,低头温柔的吻上爱人形状姣好的菱唇。只要得到,有何可惧 
Kinky(变态/怪癖)欧阳少恭的占有欲绝对可以体现在紫胤所接触的任何事物上,执剑长老咬牙切齿的看着被封印的藏剑阁,决定这次不必手下留情 
Parody(仿效)“紫胤,你会唱小星星么,不会啊,那我教你好了,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Poetry(诗歌/韵文)“云中锦书燕,竹林轻啼莺。开鞘紫辉凝…”紫胤看着一脸陶醉的某人“这真不像你” 
Romance(浪漫) 木芙蓉水红的花在月华中沉迷,夜光里雪白的发缠绕在指尖不离,眼眸里倒影着你被细碎了的样子,哪里都是你 
Sci-Fi(科幻)紫胤伸手划过立体投影全息模拟地图,冷静的分析战况,也没发现身侧那人根本毫不在乎这配备在指挥所的高科技,眼里映着的,满满当当都是他的身影 
Smut(情/色) 紫胤睁大眼睛,清晰的感觉到落在自己耳畔几乎要灼伤肌肤的呼吸,心跳莫名加快了几分 
Spiritual(心灵) 欧阳少恭的心脏已经千疮百孔,可紫胤执着的想补好它 
Suspense(悬念) “执剑长老,焚寂不见了” 
Time Travel(时空旅行)欧阳少恭捏了捏面前粉雕玉砌的紫胤小团子,考虑着怎么把小家伙拐回去 
Tragedy(悲剧)欧阳少恭和紫胤真人相爱了 
Western(西部风格)欧阳少恭带着笑意,用匕首将紫胤的画像钉在墙上,扫视着酒吧里的人,不紧不慢的往左轮枪里填满子弹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紫胤疑惑的看着“不小心”撞到自己,红着脸道了歉,急急忙忙跑掉的女弟子,不明白一旁的欧阳少恭到底在笑什么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欧阳少恭咬牙切齿的扶额克制着自己的怒意。我说了我不是女人,不要再给我寄情书!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紫胤没有捡到韩云溪和焚寂,也从未认识过一个叫欧阳少恭的男人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少恭你怎能如此对我!我以为你只喜欢男人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 性角色) 紫胤怔怔看着扯住自己衣角的小丫头,眉眼与欧阳少恭有七分相似,目光渐渐柔和,伸手揉了揉小姑娘。你爹想见我?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创男 性角色)白发的修道者收回剑,对着传说中的太子长琴笑的有些尴尬,我真的不是那个叫紫胤的天墉城长老,他不是已经死了很久了么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 解决情欲)欧阳少恭眯起眼睛,盯着身下人赤裸的上身,勉强压下眼里翻滚的情欲,躲开对方抵在自己脖子上的利器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 义为”上/床”) 欧阳少恭张口咬住紫胤的肩膀,同时狠狠的贯穿了他,以此证明对这个人的占有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张智尧摊手歉意的笑笑,你说了我们没戏。乔振宇无奈的将闹别扭的人紧紧圈在怀里,好了别生气了,我给你买小黄人好不好

存梗 这些坑我能填一辈子x

【铁鹰】不可逃离  明日边缘AU
队三背景,有大量私设,还在纠结是直接去掉啾妻儿设定还是让铁罐害死他们,在双方都不肯妥协的这次战役中,被牵扯进来的人越来越多,Clint在Wanda再一次近乎崩溃的哭泣中陷入绝望,他杀死了自己喜欢过的Tony,但对于死去的Tony来说,时间却从他们单独会面时一直到他死亡前重复,在有一次重复中他忍不住去拥抱了Clint打破了本该发生的事情,于是他和Clint获得了一个小时的静止时间,但只要Clint杀死他,这段时间继续重复,就想写两个人在重复的死亡和静止中恋爱的故事

Tony Stark不清楚他是什么时候开始把一切弄得越来越糟了。这场没有人分的清对错的战争,双方都固执的不肯让步。但现在他有了一个转机。他不知道自己还是否有机会补救些什么,至少他也许能在他的愤怒的莱戈拉斯将箭尖抵在自己胸口前,给他一个排练了无数次的拥抱,告诉他我爱你。

【all鹰】五次大家发现Clint有翅膀,一次他用它们改变了结局
翅膀AU,Clint的肩胛骨下的肌肤里藏着一对漂亮的金色翅膀,它们本该一直在他背后展开,却在Clint的隐藏下成为秘密,五次大家意外发现了这个秘密,最后一次,Clint用他的翅膀拯救了Pietro
既能虐也能甜死的脑洞,你们想吃刀片还是蜂蜜

【队鹰】致命吸引
ABO世界观,一堆毫无科学依据的私设。在一个AO平权的时代里,Clint Barton是个不会以Omega身份自卑但却一直隐藏自己第二性别的Omega,他的长相对Alpha并没有太多吸引力,【胡扯你不知道我多想标记他x】但双倍的信息素就不同了,他的气味并不浓郁,却独特又持久,在不使用抑制剂的情况下,诱惑着所有的Alpha,甚至有反标记发情期时靠近他的Alpha的可能性。Clint一直把这些掩饰的很好,直到被Loki控制,身体里出现的黑鹰是Alpha并诱发他发情后,他们的好队长似乎知道了些什么
总是看Alpha标记Omega,在他们身上留下自己的气味好不爽,觉得啾才不是那种会被乖乖标记的家伙,cp不逆但是气味反标记,Cap在试图驯服桀骜不驯的Clint的同时,也在被对方俘获

【黑白鹰】选择
私设黑白鹰不同身体
Loki离开,却忘记带走了仍然待在Clint身边的Clinton【指黑鹰】他们的记忆,
身体和感觉相连接,却是不同的个体,Clinton或许残忍又冷酷,但失去了命令后,他开始为自己的存在感到迷茫
↑这个像电影简介一样的东西是什么,我只是想写两只鹰相爱相杀,最后白鹰接受了黑鹰的存在,黑鹰找到了存在意义的甜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