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师忌酒

泪腺失控综合症(三) 修改版

上次那篇写的真的是惨不忍睹...修改一下重发。

设定如题,接上。

距离上次放Pietro和Wanda鸽子已经过了整整一周时间,Clint的泪腺失控综合症终于有了好转,也许是整天窝在布鲁克林的小公寓里无所事事在很大程度上让他和他的眼泪都放松了下来,Clint像只流浪猫那样打开双臂,伸展了酸痛打结的肌肉,然后又重新瘫回沙发里,下午的阳光正好,晒得公寓里有一种他所熟悉的“家”的气味,也许那只是混合着两份热披萨,狗粮和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味道,却让他感到莫名的安逸。

但麻烦永远不会绕开复仇者。

出于职业习惯,Clint在听到骚乱的第一时间就条件反射性的从沙发上跳起来,然后探手去摸他闲置了那么几天的弓箭,充斥在助听器里的爆炸和哭喊,让他在仓促之际连制服都忘了换,但仍然只赶上了战斗的收尾部分。但这不影响他仍然乐意帮大家一点小忙,在熟练的搭弓射箭,放翻了最后一个敌人后,Clint才注意到了他的队友们,这有点反常,毕竟复仇者中最平淡无奇的一个不在他们里面。也许是他太专注了,他想。Clint收起那把惯用的复合弓,然后试图和往常一样跟其他复仇者们打个招呼,但没人开口,Clint只能任由自己的笑容在脸上逐渐僵硬怪异,也许是因为他乱七八糟的头发和松松垮垮的常服看起来傻极了,但这不足以解释现在的情况——一整个复仇者联盟都安静的站在原地看着他,他们甚至像是在摆一个严肃的造型。

这是Clint第一次站在复仇者之外,观察这支队伍,每个人看起来都很棒,包括新加入的成员,即使里面没有鹰眼——这个认知让Clint沉默了好一会儿,他不得不承认,没有他,他们一样做的很好,虽然他曾经无数次与他们并肩战斗,但Clint Barton和他们不一样,他只是个普通人,所以他存在着那些不可避免的弱点,他会老去,死亡,比他们任何一个都早,这就是他的归宿。

局面僵持了一会儿,Tony终于打开了头盔,终止掉Clint乱七八糟的想法,像一个小心翼翼的罪犯那样问候他,声音显得有些疲惫。Clint像是不能理解他的话,局促的用手指不停摩挲着他的弓,似乎在试图减轻某种泛滥的情绪,然后眨了眨眼睛。

“我很抱歉,Clint,我们没有忘记你,但是...我没想到你还愿意和我们一起...”

Clint终于发现自己的紫色T恤领口已经被眼泪打湿了,这看上去简直太过丢脸,但他这次没有落荒而逃,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像被锉刀反复磨砺过那样嘶哑。

“I'm a Avenger.”

评论(14)

热度(47)